2019天天爱天天做-2019天天日夜夜骑-2019大片天天看大片特色视频


【拷问许晶】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883.com

  许晶的双手被绑在一起,固定在从天花板上垂下的一个巨大的铁环上,她整
个上身的重量都有她被吊起的手臂支撑,使她整个身体狗一般地跪着。

  她的全身都被剥光处在三个工人之间。第一个仰躺着,平行地处在许晶的下
方,他的腿分的很开,正好放在她的膝盖边,这使他的脸正在年青的俘虏巨大的
乳房的下方。

  每只手都紧紧地握着一只乳房同时疯狂地挤压,揉弄着它们。巨大的园球由
于他淫虐的念头时而被压平时而又被粗暴地压到一起。他的手指掐压着多茜拉成
熟的乳头,每一次挑逗的拉扯都引起她整个身体的颤抖的挣扎。

  他不断地将双手环抱着许晶的后背将自己拉起,将他的嘴重重地落在许晶暴
露的乳头上,就像一只饿急了的幼兽,他残暴地挤压着她的乳房,吸着她,仿佛
想要把她吸干。

  许晶无助的尖叫被堵在嘴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和呻吟声。第二个工
人站在她的面前,裤子褪到了脚踝。他的手牢牢地抓住她的金发头颅,将他的阳
具缓缓地在她的嘴里抽进抽出,每一次进入都令他的家伙直达许晶的喉头,阳具
胀满了许晶的嘴,令她只能通过鼻子沉重地呼吸。她的唇紧紧地缠绕着巨大的阳
具,阳具一次又一次地贯穿她的嘴,但她却不能作任何抵抗。

  而在她背后才是她不断颤抖和呻吟的主要原因,另一个工人蹲伏在她的背后,
粗糙的双手环饶着她的秀腰。他旋转着不断将他的阳具刺入,恶意地奸辱着她。

  他的阳具越来越深地刺入她的毫无防御的密道,令她的臀淫猥地起伏扭动。
每一次强烈的刺入都令到被绑着的姑娘发出一声抗拒的呻吟。

  “啊,许晶”愤怒的工人喘息着说:“我要好好地给你上一堂礼貌课,母狗。”
说着他继续干着这个女战士。

  这个工人越来越快的抽插,许晶开始狂野地扭动,令她的头上下左右地摇动,
更加深了第二个工人的感觉。

  就想一只将要爆炸的气球,压力开始越来越大。二个男人的每一次刺入都令
她以反抗的扭动作为回应。她的反抗反而令男人们更兴奋,邪恶的感觉螺旋上升。

  然后,几乎就在许晶意识到什幺将要发生的同时,她开始狂野地呻吟,抵抗
地发出无意义的咕噜声,两个男人开始弓起背,兴奋地起伏着。

  感觉到了将要到来的潮水,她身下的第一个男人,紧紧地搂住她的后背将一
个乳房插入他的嘴,以他全身的力气吸吮着她。这时,许晶开始号叫,知道她无
法逃脱。

  感觉越来越强,在一个充满紧张的寂静之后,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
叫声,同时在她的身体内部发射。

  精液流满了许晶的嘴,流入她的喉咙令她几乎窒息。她面前的男人用手掂起
她的下巴,爱抚着她的喉头,令她大口地吞下精液。剩下的精液溢出她的嘴角,
顺着她的下巴流下形成一条新的半白色的液体痕迹,加入到她前几个小时已经形
成的痕迹中,顺着她修长的颈她的胸一直流到她的每一个乳房。

  她背后抓着她的屁股的男人继续抽插着,确信把每一滴残留都注入她的蜜穴。
“这怎幺样,你这个骚货!”工人幸灾乐祸地说:“也许你还想要更多,也许我
让你舔干净我的宝贝?!”

  两个男人继续在她的体内释放令许晶缓慢地前后摇动。过去几个小时以来,
她在她的调教者手中被毫不怜悯地轮奸。开始这历程是痛苦而又艰辛的,但是谁
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的奸污,她开始缓缓地滑入一种半舒适的状态。当震惊过去,
一阵阵狂喜的波涛随着每一次插入涌向她的全身。

  刑讯室的铁门打开了,两名赤着上身、穿短裤的警察带进了被反捆着双手的
许晶。这个男人走到许晶的面前,许晶费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这个男人长得倒
也不错,细长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朝着许晶笑一笑,打开他的公事包,
开始整理起一些仪器来。

  许晶依然是趴着被锁着。这男人在许晶的背上摸索,然后在腰椎和荐椎附近
贴上四个电极。然后他让许晶戴上一个头箍,上面有四根电线,颜色和腰部的电
极颜色一样。

  「许晶小姐,你好。我是洪医师。我的专长是神经科,尤其擅长电器生理学。
今天我来问你的话,你放心,我不会教你皮肉受苦的。」

  「因为,我想你一定受过严格的训练,对于痛苦的拷问和药物的催眠都有一
定的抵抗力。尤其对一些性格坚毅的人来说,你给他越大的痛苦,越会激发他抵
抗的心里。你说是不是啊?」

  洪医师一面说,一面启动机器。然后拿出一根用纱布捆成的软布棒,又拿起
一瓶香槟酒,倒在软布棒上,把软布浸透而成为浅紫色。

  「但是,除了拷问之外,难道我们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不不不,根据古代伟
大的心理学家佛洛依德说,人生活的趋力,就是生与死。你也知道我们是不会让
你死的,反而你把秘密说出来之后,死的机会比较大,是不是?」

  这个洪医师显然是一个当老师的料,滔滔不绝,也不管别人有没有在听。他
一边说着,一边把吸满了香槟酒的软布就塞进许晶的阴道里去。许晶忍不住发出
一声惊呼。

  「但是这个「生」字,其含意就很深远了。只要不死,那就是生了,何必特
别还要把它跟死分开来说呢?这其实就说明了,佛大师所谓的「生」,并不只是
个人生命的延续,经过后来更多古人的研究,发现比个人的生命更重要的,是使
自己的基因能够传下去,就某个层面来说,如远不死了。」

  许晶一边听着他的话,一边突然觉得从下腹部传来阵阵热流。浸满香槟酒的
软布上的香槟渐渐的渗入许晶的黏膜,许晶觉得她的黏膜渐渐变成兴奋状态,这
种感觉很奇怪,是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所以,延续基因库是头等大事。虽然人类文明进步,但这是物种的本性,
不管人类知不知道它一直都在的。所以,本人认为,人的生活的两大趋力,应该
是「性」与「死」才是前者主导个人基因库的传续,而后者主导这个个体的存在
与否。哦,你的脸开始红了,我请你喝的香槟酒大概已经确实喝到了。那我们可
以开始进行我们的事了。」

  洪医师开动机器。许晶刚开始并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可是,慢慢的,一股
欲望从脑子里开始发生,由脊椎传来的兴奋感,使得她的洞口渐渐湿润。火热的
黏膜彷佛向许晶要求着快来解决我们的需要!

  「所以,我们要请你听我们的话,也是可以由「性」方面来着手的。经由性
的刺激与不满,应该可以发挥比「死」更有效的作用……至少应该是一样的。」

  洪医师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海底传来的一样。

  许晶开始全身发热,口乾舌燥。她知道这一定是那四根电极的作用,可是她
无能为力。兴奋的电流一直从她的下腹部冲向脑部,她忍不住开始扭动屁股,花
蜜像洪水一样的滴下来,很快就在台子上聚成一小摊水。

  许晶几乎要向洪医师哀求,请他赶快上来插入她。但是毕竟是受过严格训练
的军人,仍然拼命忍住。固定住四肢的固定器,被许晶扯得快要松动了。

  洪医师笑嘻嘻的看着她,用很佩服的语气说:「虽然女人比男人会忍耐,但
是能像你忍耐这麽久的女人,我倒是第一次碰到。看来我还要加把劲喽。」

  洪医师拿出一支电动阳具。然后把它扭开。电动阳具前端开始旋转。洪医师
把它轻轻地放在许晶的下腹部。

  洪医师温柔地在大阴唇外侧游走。满溢的花蜜使得假阳具很顺利地在外面滑
动。然后,电动阳具在桃源洞口和肛门之间停住,它发出低声的嗡嗡声,在这会
阴处扭动。

  「你知道这里叫什麽名字吗?会阴。所以顾名思义,这里对性交的刺激是很
大的。看,你的花蜜又溢出更多了。」

  洪医师不着边际地用假阳具在肛门,会阴,大阴唇,阴部游走,使得许晶越
来越焦躁,洞口里早已泛滥成灾,等着电动阳具来进攻,可是洪医师偏偏不进来。
由香槟酒提升敏感度的黏膜,使得许晶的精神已经接近涣散。

  「大概差不多了吧……好,你真名叫什麽?」

  「许晶……」

  「哦。官阶及兵籍号码。」

  「巡逻队上尉,隶属第叁中队。兵籍号码:天A38095937.」

  「在这里的联络人是?」

  「……」

  洪医师突然把电动阳具插入许晶的阴道。许晶发出一声低吟,屁股忍不住跟
着洪医师的节奏前后摆动。洪医师很轻地抽插了十多下,又把电动阳具拔出来。

  「不要停!」

  许晶尖叫一声,再也顾不得面子。已经火热的黏膜,在贪婪地接受电动阳具
的刺激之后,突然拔出的空虚感,使得许晶用力地向后挺出屁股,想要追逐电动
阳具,可是洪医师很快地把电动阳具移到许晶丰满的乳房上,绕圈圈地刺激着乳
头。

  「想要吗?乖乖地说出来吧。」

  「是……是一个叫做土鸡的男人。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说的是实话,
求求你快一点给我吧!」

  洪医师依言将电动阳具在插入许晶的阴道中。许晶立刻发出满意的喘息声。
洪医师的动作仍然是那麽的清柔,这轻柔的动作,及电动阳具微弱的振动,只能
使得许晶的身体更热,欲火一点也没有消减,反而越来越上升。

  「你来这里的任务是?」

  「是来调查麻药的……用力一点,用力地插我吧!」

  洪医师突然又把电动阳具抽出来,许晶惨叫一声。原来洪医师把沾满花蜜的
电动阳具一下子插入了许晶的肛门。

  刚开始撕裂般的疼痛,使得许晶暂时忘记燃烧的性欲。可是,随着电动阳具
的旋转,本来疼痛的感觉,像大便卡在肛门的痛楚,使得许晶的下腹部更紧张,
反而使得前面的洞口又分泌出更多的花蜜。

  洪医师又反覆询问了两次,确定了许晶的证词没有前后矛盾。许晶已经快要
发疯了,前面的洞渴望有东西的插入,但后面的电动阳具在直肠里扭动,奇异地
稍微缓解了前面洞口的欲火。但是兴奋却是加成的。

  在洪医师还要问第叁次时,许晶再也忍不住了。她大叫道:

  「我不行了,快来干我吧!快来干我吧!」

  洪医师露出微笑,以胜利者的表情看着许晶。然后拉开裤子拉,露出早已坚
挺的家伙毫不费力地就插入许晶的下腹。

  许晶的脑中受到很大的冲击,这冲击是因为塞在直肠的假阳具,被洪医师的
家伙一顶,直接冲击到直肠,这种内脏的冲击使得许晶几乎要昏过去了。但是在
疼痛中,性欲却得到释放,许晶的下腹部开始痉,达到一阵小小的高潮。

  洪医师开始缓缓的抽动。两条阴茎分别刺激着阴道壁和直肠的括约肌,敏感
的黏膜接受着硬如钢铁的肉棍摩擦,很快的就提升到最高点。

  洪医师享受阴道壁紧紧吸着阳具的痛快感觉,惊异着许晶的身体,在分泌了
这麽多花蜜之后,还能这麽紧地夹紧他的阳具。而且随着活塞运动,在直肠里旋
转的假阳具隔着一层薄薄的肠壁同时也刺激着他的肉棍。

  「啊……喔……啊……」

  许晶不停地喘息,呻吟,虽然四肢被固定,但是细腰不停地收缩,屁股也随
着活塞运动前后追逐。在她的脸上在也看不到冷静的光芒,只看到野兽一样的眼
睛,燃烧着情欲的火焰。

  「唔……」

  洪医师的屁股越动越快,许晶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声。突然洪医师用力抓住许
晶的腰,向前尽量地深入许晶的体内,把他的精液射入许晶体内的最深处。

  许晶发出一声尖叫,下腹部剧烈地抽搐,彷佛要把男人的阴茎和精液全部吸
入体内。在强烈的前后夹攻之下,许晶在痉中失去知觉

  许晶这个不幸的战俘现在被捆绑着,她已饱受惊吓,她的思绪像团漩涡般旋
转着,混满了惊栗和痛楚。各种难以想像的私刑都将用在她身上……似乎没有什
幺不可能的绘刑不会在她们身上发生。

  她躺在地上嘶喊着,了解到这场梦魇是个现实。牢门被锁匙转动,在地上拖
得吱吱声。然后牢房内登时被灯光溢满,把许晶照得睁不开眼。

  “不像你上次住的牢房那幺舒服吧,小姐?”Hardman 上尉闪过一丝微笑:
“很好……看来你还得慢慢适应这里的粗劣环境呢!”

  “你……你必须帮我……”许晶喘气道:“你是一个军人,难道你没看见他
们对我所做的吗?……”

  “我当然能看到,”Hardman 答道:“他们是在摧毁你的意志,还有,他们
对女人在审问之下发出的尖叫与呻吟声,已经完全麻木了。”

  “无论如何,说回你这位年轻的女士这里,”Hardman 微笑着,“我在这个
下午将向你介绍一种军队发明的装备,它叫做‘雄马’,是台强奸机器。”

  许晶赤裸地摊在地上躺着,惊吓得张大了嘴,因为Hardman 向她解释,在首
六个小时里“雄马”对她所能做的奸辱,和它如何会真正地令她发狂。

  许晶不断地请求着他,把她从这人间地狱释放。

  “好了,欢乐时间到啦,”这秃头的警官说道:“我敢打赌,你不会很期待
你和‘雄马’这夜的约会。”

  他看见这可怜的身躯在颤抖。没有一个女战俘会受到那机器的仁慈待遇!它
能把她们整修得只能喘气、尖叫、呻吟,颤抖软瘫得像堆泥。

  “不……Ohhhhhh ……先生,请不要,我求求你……”

  “当然你不会喜欢它,虽然它只会伤害你的一些皮肉。”他邪笑道。

  许晶狂野地摇着头,短短的头发却没随着摆动。

  “它将会彻底摧残你,让你不停地高潮……高潮……再高潮……”

  许晶裸着胴体,张着嘴躺在那里,她看起来没那幺坚强,这女孩的顽强似乎
真的被粉碎了。

  Hardman 凑向前拍打许晶的脸,她在他的椅子前面摊开瘫痪着。

  “别看起来这幺阴沉嘛!”他边说着,边扭捏她靠近的乳头。

  “AHhhhhh ……先生,别……”许晶像个婴儿般啼叫道,她从这狠狠的揉捏
中醒过来,另一边的面颊受到紧掴,而乳头更被长长地拉起来。

  “我也这幺想。”Hardman 打岔道。

  “这种能掌掴一个漂亮脸颊的感觉,真好……更妙的是,你可以对她为所欲
为。或许我该一边以电击棒挑弄她胶状的乳头,一边让她乘坐‘雄马’,那将会
增添不少乐趣。那女孩子的双乳弹性十足,配得上她健美的体格,坚固圆润的,
像煮熟的白苹果,衬托着两颗玫瑰粉红色的乳头。”他心想道。

  “来吧,我的漂亮女孩,无论你喜欢或不,这将是一个你和‘雄马’的狂野
之夜。”

  眼泪瞬间填满了年轻许晶的双眸,她是这幺的无助、这幺地脆弱!Hardman
是如何喜欢这种神情。这可怜的女孩静静地啜泣着,跟随着那◇梧的监狱看守从
那房间走出去。

  “雄马”坐落在训练区域的一座小附加物里。建筑物内什幺都没有,除了那
机器,还有一张椅子和二大片的镜子,让所有坐在“雄马”上的女俘虏,都能清
楚地看见自己被奸辱的一丝一毫。

  锁住身后的门,Hardman 推着许晶走往那部不钢的机器去。

  “跨上去!”这警官残绘地命令。

  许晶泪汪汪的,手臂紧紧地盖着裸露的雪白胸部和下体。日子已开始变得难
过,一天比一天更糟。为什幺他们不肯听取她而忽略她的存在?她顺从Hardman
的指示,攀登到Hardman 那精巧的发明上。

  运作十分简单:俘虏跪趴着被,双膝由两条黑橡皮绑到两铁柱上,相当的
“舒服”。这些铁柱可自由调整,它们可向外移动,使到那些女孩子的双腿能展
开达到极点(或者接下来让她以膝盖支撑,向后和前方移动)。她的手臂向前伸
展,各手腕分别套上一支杆子,然后机器移动着适合的位置,这可随控制者的意
念升起或降低她的体位。另外,还有两支马刺状的螺旋,可以安装上按摩棒,这
些马刺可由控制者个别或同时地调节前后驱动的速度,那当然是:Sgt.Hardman.

  “我想,我将会让你在这个下午受到特别的待遇,许晶。”他已拴紧那女孩
子的所有大腿和手腕,尽可能地伸展她。“你的肛门将会被插入,正如你甜美的
阴户一样,但我将加上润滑剂而不是痕痒剂。”

  许晶战栗着,间接地啜泣,她知道就算求情也没有用,正如家乡里的人所说,
将发生的总会发生。Hardman 闲怡地从一行排列着的物品中选出两条橡皮按摩棒:
那一支插向她肛门的约6英寸长,直径一英寸;那插入她阴户的则有9英寸长,
一寸半英寸的直径。

  “你是多幸运的女孩子啊!”他边叹息边锁紧那两条人工阴茎,“很快地你
将高兴得欢吟起来。”

  无论如何许晶还是在低声啜泣。Sgt.Hardman 仔细地调整着机器,将每条阴
茎轻轻地对准每一个孔,然后他捡起遥控掣,坐在他满身热汗(白热的娴淑的)
的待虐者面前。

  她显得十分焦虑不安,眼泪直滑下她苍白的脸颊。

  “让我们开始吧!”Hardman 道。

  他转动手拨,许晶喘气地叫痛,肛门的按摩棒慢慢地转入她的直肠,逗留了
一会儿,它又推出去。几乎在同时,第二枝按摩棒拨开她的花瓣,狠狠地侵入她
的阴户,她大口地再喘着气。

  天啊!这枝怪物大的惊人!看来她很快就会给它摧残了!

  它停了一会……再滑出去,滑出的同时,肛门的按摩棒又再插入,如此地重
覆着这个程式。两条活塞不停的在两个淫穴中缓缓地冲刺后退,互相交替。许晶
咬紧牙龈,全身冒着汗,不停地哀泣。噢!这是多幺的令人讨厌!她被误认为是
游击队,而因此受到魔鬼游戏的虐待。

  那些按摩棒慢慢地在它们的受害人身内窜动,Hardman 思考其他可用的设备。
在机架上吊着两个瓶子,液体像静脉般滴下:一包含着润滑剂,令一包则含着痕
痒剂,两条塑胶管子在尾端黏合变成一条。

  这时间,那女孩子应该受些润滑吧!Hardman 把塑胶管子贴上她的背部,管
子尾端穿过她张得大大的臀肉,然后用贴纸把它在离肛门一英寸的皮肤上贴好,
打开润滑剂瓶的夹子,润滑剂开始滑下她的肛门,然后是抽插着的按摩棒,多馀
的再流下她前面粉红色的肉壁。

  慢慢,慢慢地,Hardman 增加按摩棒抽插的速度。许晶可以扭动和蠕动着,
但它们永不离开她一寸,她也避不开它们,是的,机器的设计十分聪明。

  过了五分钟,Hardman 停下肛门的按摩棒,却把在淫水滥中抽插着的按摩棒
加到两倍的速度。几乎是电光火石的,许晶开始抽搐和像母狗般喘气。那枝大型
的按摩棒已经支配她了……而她根本毫无能力反抗。然后她的后腿根及臀部开始
随着那橡皮阳物的摇摆而配合,她已经失去自我,开始迷糊了……堵住的口传出
欢吟……更加不停地沉沦……

  Hardman 淫荡地微笑,他喜欢看她们享受的模样,于是他拨动更快的速度…


  那按摩棒移动得更快,许晶达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高潮,然后她的头无力地
垂下,泪汪汪地啜泣,她知道,这只是开始而已。

  大按摩棒的速度已慢下来,但还是冷绘地在她红肿的阴户进进出出,然后紧
跟着肛门的另一支。

  “开心吧?”Hardman 微笑着,许晶只能软弱地摇头。

  她的身体……她的性欲……她知道,现在已经受到这难以抵抗的机器控制,
这会给她带来极度兴奋的高潮、然后又是不停的高潮……直到她完全虚弱,以及
失去知觉的极度疲惫。

  在这怪物进行着它的“绘刑”时,Hardman 再考虑其他多项的设备。从“雄
马”下方,他提起两块黑橡皮的挤奶圆锥体,附到一个小型抽水机上,各杯子内
部由吸盘的力量转动一个橡皮球,一起地或各自地在受害人乳头周围制造舔舐的
感觉,许晶再度被挤奶机器弄至陷入两个不能自禁的高潮里。

  在第三个高潮之后,许晶发现两条绑着她的铁栅,把她向外地往后拉退,她
像支弓般向后弯曲着,丰满的乳房傲然的向前突出,她意识到Hardman 在他的手
上拿着一支牛针刺。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她尖叫地求饶……但她还是不受怜悯。

  当她进入第四个高潮时,Hardman 先把震摇着的针刺向她柔嫩的乳部下方,
慢慢地再朝那已十分敏感、像小狗子般的粉红色乳头移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883.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883.com